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热点新闻 > 国内热点新闻 >

    盘点2018年全球油企发展五大态势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1-22 阅读:107次

油价总体回暖,石油公司盈利能力改善

  2018年是石油行业的第二个复苏年,全年油价呈总体上涨趋势,前11个月的布伦特和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(WTI)均价分别为72.3美元/桶和66.3美元/桶,同比涨幅均超过30%。2018年10月初,二者在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前夕达到年度最高水平,分别为86.1美元/桶和76.4美元/桶。在油价环境逐渐改善的同时,石油公司坚持不懈的降本增效终见成效,大公司的盈亏平衡油价普遍降到50美元/桶上下,壳牌甚至将墨西哥湾深水项目的盈亏平衡油价降至30美元/桶。很多低油价时被石油公司推迟或暂停的项目也得以实施,这些公司在经历了一场生存危机后终于获得喘息机会。

  从埃克森美孚、壳牌等几大石油公司2018年前3个季度公布的经营数据来看,盈利能力持续改善,三季度的营业收入环比增幅在33%~100%,前3个季度同比增幅在35%~150%。净利润也大幅增加,其中康菲石油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近5倍,雪佛龙净利润同比翻番,道达尔、BP和壳牌的净利润则分别达到油价下跌以来的单季最高水平。挪威能源咨询公司Rystad称,埃克森美孚等几家大型国际石油公司2018年可产生1750亿美元的现金流,约为前5年现金流之和。虽然资金面正变得越来越宽裕,但经历过油价大起大落的石油公司已改掉了“挥金如土”的作风,更注重单位成本和效益,对未来的投资多持谨慎态度。这也是2018年全球油气投资仅有小幅增长的主要原因,未来几年也将保持这种趋势。

  石油公司重拾信心,油气发现恢复增长

  在油价上涨和效率提高的推动下,石油公司对于油气勘探开发的信心逐渐恢复,2018年上半年通过最终投资决定的项目数量已超过过去两年同期水平。大型油气公司2018年的上游资本支出总额有望接近5000亿美元,比2017年增加8%。根据惠誉的统计,2018年前9个月,全球从事油气钻探的作业钻机数量同比增加了183台。不过新增的钻机主要集中在北美地区,尤其是美国,北美以外地区仅增加了23台。

  投资增长带来了作业量的增加。2018年11月,Rystad发布数据显示,2018年前10个月,全球共钻了7万口油气井。其中勘探和评价井1400口,占比为2%。虽然仍低于2013年的10万口井,但较2017年已有明显增长,预计此后仍会小幅增长,2025年基本能恢复到油价下跌前的水平。

  得益于勘探作业量的增加,2018年全球常规油气发现终于走出阴霾,收获2015年以来的最好成绩。根据Rystad的统计,2018年前11个月,全球共发现超过88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,全年可达到94亿桶油当量。虽仍远低于2015年170亿桶油当量的水平,但与2016年的83亿桶油当量和2017年的75亿桶油当量相比已有较大增长,预计2019年仍会延续这一趋势。

  圭亚那是2018年油气勘探的最大亮点,2017~2018年,埃克森美孚在该国海上的Stabroek区块找到10个油气发现,油气可采储量已增至50亿桶油当量。2018年最大的油气发现则位于俄罗斯鄂毕湾的NorthObskoye浅水区块,油气可采储量接近10亿桶油当量。美国墨西哥湾海上的勘探成果也颇丰,壳牌和雪佛龙在该地区共发现7.3亿桶油当量的油气可采储量。塞浦路斯、阿曼、澳大利亚和挪威也在2018年的油气发现中名列前茅,共发现16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。

  另外,2018年的常规油气发现80%位于海上,尤其是深水,而且几乎全由几大石油巨头担任作业者,与油价下跌前独立石油公司主导大型油气发现的情况有所不同。

  致力于降本增效,石油行业全面拥抱信息技术

  降本增效仍是2018年石油行业的主基调,全面拥抱信息、数字化与智能技术是重要手段。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2018年11月的一份报告称,信息与数字化技术每年可助全球油气上游行业节省750亿美元。

  通用电气(GE)与诺贝尔公司联合推出了全球首个数字化钻井船,将GE的DigitalRig系统部署在诺贝尔公司的NobleGlobetrotterI钻井船上,预计可将海上油气钻探作业成本降低20%。

  BP在墨西哥湾的4个生产平台上部署了由油服公司贝克休斯研发的、基于云的高级分析解决方案系统POA,并计划2019年开始在全球业务中推广该系统。另外,BP还在位于墨西哥湾的雷马平台上使用了一台小狗大小、名为玛吉的机器人取代人工进行水下管道探伤。不但检测过程无须停工,还将该工序的成本降低了一半。

  Equinor(挪威国家石油公司)则在北海OsebergVestflanken2油田采用了全球首个海上全自动无人驻守的数字化平台OsebergH,所有操作均在远程中心完成。每年仅需1~2次维护,整个项目投资为7.95亿美元,比采用常规方案开发该油田的成本低了20%以上。

  道达尔计划在北海设得兰地区部署全球首个海上自动巡检机器人,已与英国油气技术中心、Taurob公司和达姆施塔特工业大学开展联合研究,计划2019年10月完成。道达尔还与谷歌云公司签订了一项协议,将合作研发用于油气上游地下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。聚焦地下成像的人工智能解释,特别是地震研究和技术文件的分析自动化,以提高工程师勘探与评价油气田的效率。

  与此同时,石油公司的信息和数字技术应用还出现了跨界趋势。BP专门组建了一个26人的团队,主要任务是“扫描”石油以外的各领域,寻找可以“借”来降低油气勘探开发成本的技术。其借鉴健身追踪器的思路,设计了能实时监测并反馈作业人员和设备状态的智能设备,每年可为公司节省数十亿美元。

  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也被用于油气行业。2018年初,BP、Equinor、壳牌与一些贸易公司和银行创建了处理交易后事宜的区块链平台VAKT。2018年12月,阿布扎比国油与IBM合作,计划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,建一个从生产井到终端用户的交易跟踪和金融平台,首次将该技术应用到油气生产的整个产业链中。

  2018年3月初,美国信号资本管理公司称,将推出一种以油气储量背书的加密货币,是首个可全球通用的石油数字货币,又称石油美元。PermianChainTechnologies公司2018年11月推出了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代币XPR,用智能合约系统生成的开放式、可信任协议取代复杂的传统上游交易协议,帮助投资者省去大部分管理和中介费用,提高油气上游交易效率。目前已有2.5亿桶潜在油气储量计划在该交易系统上市,有超过3000万个XPR被预订。

  IMO新规实施在即,油价和炼油部门承压

  2018年3月,国际海事组织(IMO)出台重要管理规定,要求船舶公司2020年1月1日起使用硫含量在0.5%以下的燃料,而当前所用燃料的硫含量为3.5%。分析普遍认为,这一变化将对油价和成品油市场产生影响。

  彭博社8月称,其对13位石油行业分析师的调查结果显示,船舶燃料新规将使布伦特油价提高4美元/桶。按照国际能源署(IEA)到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加2%至877万桶/日的预期,新规生效将使全球新增1280亿美元的费用支出。摩根士丹利的预期则更高一些,认为新规生效将引发柴油和船用汽油等中间馏分油需求大增,预计2020年前全球原油供应缺口为570万桶/日,而且这一需求将无法弥补。届时布伦特油价将增至90美元/桶,其中的5~10美元/桶是新规带来的。

  不过,也有一些分析师认为,船只还有别的选择,如加装过滤器、使用液化天然气(LNG)取代燃油等。因此,新规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将微乎其微。

  部分分析师认为,新规将是炼油和船运企业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的监管和市场变化,将导致低硫油品需求增加和价格上升,高硫油品需求下降和价格下滑。目前已出现这样的苗头。炼厂需积极应对以减少市场上的高硫燃料供应,并增加低硫馏分油,如柴油的供应。有两种措施可供选择:一是调整进料结构,增加低硫原油加工量;二是改造二次加工装置,增加更多、更有效的渣油加工装置。对于第一种选择,目前还无法保障有足够的原油,中东、俄罗斯所产均为高硫原油,美国页岩油虽符合品质要求,但很难在短期内满足全球炼厂,而且品质差异较大,渣油率很低,不适合生产船用燃料。对于第二种选择,由于目前全球80%以上的炼厂设备适用的都是含硫较高的原油,生产符合新规的燃料必须对设备进行改造,周期约18个月。这意味着,炼厂必须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改造,才能在2020年新规实施前达到要求。但目前宣布改造计划的炼厂还很少。

  替代能源受追捧,石油公司加速向能源公司转变

  风能、太阳能等油气替代能源2018年延续了以往的快速发展态势,成本持续降低。2018年4月,美国能源信息署(EIA)公布的美国各类能源发电平准化价格显示,陆上风电和光伏不考虑税收优惠的平准化价格分别为5.9美分/千瓦时和6.3美分/千瓦时,是仅次于燃气发电平准化价格的第二大廉价电力。5月,沙特与日本软银签署价值2000亿美元的协议,计划在沙特开发太阳能发电项目。英国政府公布的2018年二季度数据显示,可再生能源发电在该国电力市场占比已达到31.7%,是仅次于天然气(占比42%)的第二大电力来源。国际能源署10月称,未来全球超过50%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项目都将通过竞标进行,竞标电价将保持在2~5美分/千瓦时。

  石油公司也更多涉足替代能源业务。2018年初以来,壳牌完成3项电力相关交易,如斥资两亿美元收购美国太阳能公司SiliconRanch44%的股份、与Ionis合作在欧洲建电动汽车快充网络、收购欧洲最大电动汽车充电公司NewMotion等。壳牌称,未来还将投资燃气电厂,预计到2050年,公司的电力供应能力将超过石油和天然气。道达尔2018年3月通过风投部向国泰智慧能源基金投资5000万美元,将集中投资新兴技术和中国能源领域的新商业模式,特别是可再生能源、能源互联网、储能、分布式能源、智慧能源和低碳技术等。4月,该公司又溢价30%收购法国家用能源零售商DirectEngergie公司75%的股份。道达尔计划,到2035年,将低碳资产在公司占比从目前的5%提高至20%。

  石油公司还继续做大天然气业务。道达尔2018年上半年已将天然气在油气总产量中的占比提高至60%以上;壳牌目前为油气各半;BP目前的天然气占比低于石油,为40%,计划2020年将这一比例提高至60%。

  另外,还出现了替代能源技术与油气勘探开发相结合的趋势。埃克森美孚2018年11月底与丹麦?rsted公司签订了两份为期12年的电力购买协议,将从后者的PermianSolar太阳能项目和SageDrawWind风能项目分别购买250兆瓦电力,用于在二叠纪盆地的生产作业。这两个发电项目将分别于2021年二季度和2020年一季度建成。这是目前石油公司签订的最大的可再生能源购买协议,而且这种通过太阳能-风能联合互补发电用于油田生产的做法也是史无前例。


点击下载文件